山本耀司:我们都是被嫌弃的人、被讨厌的人。

“我们都是被嫌弃的人、被讨厌的人、不被喜欢的人。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弃,反而一直努力的话,反倒会变成受人喜爱的人。”-山本耀司

2020-05-10-709位访客-作者:0708品牌设计

山本耀司,1943年出生于日本,日文名Yohji Yamamoto,是世界时装日本浪潮的设计师和新掌门人。他以简洁而富有韵味、线条流畅、反时尚的设计风格而著称。


人性中有一个特点,就是往往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他人。当与人接触的时候,看到对方跟自己相像的地方,自然就会夸赞并认可。发现对方和自己的的共同点越多,你就会越喜欢对方,甚至会让你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。性格相似会影响到价值观也相似。





不得不说时尚界的更新换代速度已经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,为了让品牌得以延续,为了迎合更多千禧一代的喜好,为了获得更多的商业利润,时尚界呈现出一片百花争艳的繁华景象。


不过就在百花争艳中,总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的存在,Yohji Yamamoto就是之一。


印象中的山本耀司,是一个只穿黑色、言语犀利、满面胡渣、爱抽烟的傲娇小老头。与其他日本人的温和、克制大相径庭。


他讥讽全身大牌的年轻人恶俗,他曾言“所有的快时尚都是垃圾”,他公开宣称自己是“坏人”,他批评日本未为侵略战争完全赎罪,每一句都语出惊人。


在时尚界,山本耀司不爱国,也不媚外,与所谓的潮流背道而驰,用着自己的“反时尚”风格,打下了一片江山,创立了自己的个人品牌。





山本耀司曾说“黑色是一种最有态度的颜色,他分明在表达,我不烦你,你也别烦我。






山本耀司对时尚与美的理解总是那么与众不同,以至于当他在2009年因金融海啸宣布破产时,并没有让太多人感到惊愕。


的确,与Coco Chanel、Armani这样商业成功的时尚界巨头相比,习惯于逆潮流而行的山本耀司更像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诗人,公司从来不是他工作的重心,在大多数时间里,他都是一个躲在工作室里创作的设计师,像个刚学会画画的孩子般痴迷。


“美国的一位记者曾对我说,山本耀司你根本没有获得成功,因为你从来没发过财。我回应他说,我觉得自己很成功,因为我们判断成功的标准不一样。我通过我的服装表达了自己的创意和想法,这就足够了。”山本耀司表示,“如果你拥有太多的财富,就可能反而会被这些东西所掌握。这对于一个设计师而言,并不是件好事。”


而他对黑色的认知及执念,却均源自于儿时的经历。那个时候,黑色,就是他生活的底色。


右一:幼时的山本耀司

山本耀司的父亲,本是一位普通的渔民,后在战争时期被征集入队。在他一岁时,他的父亲战死沙场,年幼的他自此与母亲相依为命,也让他憎恨日本老一代的政客。


他的母亲对于他的教育是传统的,但对自己却是苛刻的。失去丈夫的她,把山本耀司送回娘家,自己学习西式裁缝。学成后,便开设了一家裁缝店。

而这也正是山本耀司在之后步入时装行业的契机。


在日本当时男权社会的时代,女性出来创业并非一件易事。为了养家,他的母亲每天工作16个小时,几乎没有时间来陪他。

在他的眼里,母亲就是当时日本女性反抗精神的代表。


山本耀司与其母亲


自他的父亲去世后,他的母亲穿着严肃,几乎都是黑色哀悼服,与当时活跃的女性们身上的鲜艳截然相反。山本耀司曾说:“她让我意识到冷静、节制的美”,让黑色不再是一个颜色,而是童年的山本体味更深的生活底色。

他的设计与品牌

也曾被人嫌弃、抨击


1965年身在巴黎的山本耀司


和许多单身的妈妈一样,山本耀司的母亲也希望他可以成材,成为一名能挣大钱的律师。而他也为了母亲能过上更有保障的生活,顺利考入日本久负盛名的庆应大学并获得法律学位。

然而,也许是受到母亲反抗精神的影响,年轻的他并不想困在母亲为自己画下的人生轨迹下前行,更不想过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。

大学毕业后,从巴黎回归的他,也决心留在母亲的裁缝店帮助母亲。


对于他的决定,他的母亲也是很无奈,唯有告诉他“想要在裁缝店帮忙,又不想被笑话,好歹也去时装学院学习吧”。这话却正中山本耀司下怀,1966年,他前往日本服装学院进修,开启了他的设计人生。


早年的他,看不惯世俗的观念、不喜欢小资产阶级情调、更厌恶规范日本人生活的条条框框。也让他在学习之中,将骨子里的“反抗”渐渐融进他的设计之中。


1969年,他拿下了日本装苑奖,评委更是以“久违了,重量级新人”来评价26岁的他。

同年,他拿下了学院设计奖的远藤奖,其中不仅有他希望得到的奖金,更包含一张巴黎的往返机票。

不过,聪明的他,为自己拉了赞助,以日本服装公司“巴黎调研”的身份,带着资金飞往巴黎,势要让自己的设计闯出国门。而这,也正是他碰壁的开始。


山本耀司设计手稿


备受打击的他,曾一度用“跌入绝望的深谷”来形容自己,喝酒、抽烟,便是他的常态。

经过两年的学习后,他回到日本,决心重新开始。回国后的山本耀司,一方面帮助母亲在裁缝店内做着定制,另一方面,开始整理自己的理念,做起成衣。


虽说他在巴黎感受到了西方时装以及时尚主流,但却并未因此受到影响。1972年,他开设了自己的服装公司,努力将自己设计的宽松服装推荐给本国人。这家时装公司,就是如今风生水起的「Yohji Yamamoto」。

毫无疑问,他的同名品牌Yohji Yamamoto在早期的设计均是围绕着独立女性展开,从日本传统服饰中汲取灵感,用质材的丰富组合来传达他的理念。


不久,他便遇到了川久保玲。与山本耀司一样,川久保玲也是一身黑色,一头齐肩短发。


两人不仅经常讨论关于时装设计的看法,更开展了一段柏拉图式恋情,

这场恋情终以川久保玲嫁人而结束。


1977年,沉淀了5年的山本耀司,在日本发布了首个女装系列,让他得以名声大噪。

在东京发布个人秀之后,他决心打回巴黎。这样的决定,也并非是要让自己大放异彩,只是希望可以将自己对时装的理解带到那里。

1981年,山本耀司终于在巴黎完成了自己首个海外发布会。只可惜,对于这个发布会,大家似乎并不买账。

全国综合性日报《卫报》的时装编辑曾言“在那之前巴黎从没有过那种黑色、奔放、宽松的服装,它们引起了关于传统美、优雅和性别的争论”。


1982年,山本耀司再次举办时装秀,这次,他将秀场定在了罗浮宫。而他的时装却依旧是黑色的主调,松松的包裹住身体,与当时法国的时装大相径庭。


这一次,时尚圈对于他时装的反应可谓是出奇的愤怒,

将这种风格称为「广岛的屠杀美学」。

法国的《费加罗报》甚至在头条用了《来自日本的冒犯》具有攻击性的标题来抨击山本耀司。其他的报纸更是用日文写了“さよぅなら”的字样,让他滚回日本。


好在,比起大学时期“出征巴黎”的不知天高地厚,阔别几年的山本耀司成熟了很多,持续的从经典的东方式优雅与纯粹的线条里重构时装。

他确信“只有打破这所谓的和谐才是最美丽的”,其骨子里的反抗精神,

也帮助他在巴黎支撑了下来。

1985年,习惯以宽松、解构的服装示人的山本耀司,终于登上曾经拒绝自己的杂志《ELLE》。他的碰壁之路,也就此告一段落。

一路拾荒,成为新一代服装潮流


凭借骨子里的抗争精神,山本耀司带着Yohji Yamamoto在法国时装界一路拾荒,创造新的设计格局。

在女装的设计上,赋予女性更多的力量。他认为“女性让衣服紧贴身体是取悦男人的行为,那并不高尚,男性与女性不应被区别对待”。这点,在1999年的春夏女装秀上,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
1999年,Yohji Yamamoto的女装是以黑色婚纱为主调,模特一边走秀,一边把头纱脱掉,希望以此让女性摆脱婚姻的桎梏。





在男装的设计上,他更崇尚于“流浪汉”式,让男人远离西装革履,帮助追求与众不同的男士成为常规生活的“局外人”。


经过多年努力,山本耀司也无需在挣扎度日,旗下拥有的品牌也由原本的同名品牌增加了Yohji Yamamoto+ NOIR、Yohji Yamamoto男装、Y's、Y's家具、Y's Mandarina、Y's男装、Y-3等多个品牌,成为新潮的掌门人。

大作不断的山本耀司,自然也不仅局限于与阿迪达斯固定的合作系列Y-3,也与各大品牌联名跨界推出深受粉丝们喜爱的单品。





每一件都能感受到山本耀司所坚持的美学。


在《Lens》杂志的访谈里,山本耀司曾这样形容自己、北野武、还有情色摄影师荒木经惟。


“我们都是被嫌弃的人、被讨厌的人、不被喜欢的人。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弃,反而一直努力的话,反倒会变成受人喜爱的人。”


大概在这个极速更迭的世界,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,也许永远都是像他一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吧。



关闭